新聞網

過 年


發佈時間:2021-03-08 點擊:231

我在煤礦出生,在煤礦長大,並且先後從淄博煤礦到兗州煤礦,對過年的記憶有些與其他地方不同的東西。
  最初對過年的印象來自味覺,就是好吃的。年前各家都要準備好多好吃的,一是自己家人吃,二是為客人準備的。淄博人喜歡做炸貨,炸肉,炸雞,炸藕盒,炸各種麪食。記得家裏有一個大筐,母親坐在爐火旁,拿着長木筷,炸面葉、小麻花、豆腐丸子、綠豆丸子等,她一邊炸,我在旁邊一邊吃,炸貨趁熱好吃。酥鍋也是過年的大菜,號稱窮富都能做,雞、魚、肉、藕、海帶、豆腐、白菜什麼都可以放,加上醬油、鹽、花生油、料酒、白酒、白糖等調料,一鍋燉上幾個小時,放涼了才好吃。因為放的食材和調料不同,每家做的口味也不一樣,我經過幾年的嘗試,現在已經掌握了做酥鍋的祕訣。冬天想吃酥鍋了,就會自己做一鍋,解饞。各種放得住的涼菜也是必不可少的,比如做個豬蹄凍,炒上一盆劈拉和辣絲,這些菜都是盛到盤裏加點調料一拌就能吃,非常省事。好了,該上水餃了,每到過年,母親都要包素餡和肉餡兩種水餃,三十晚上吃肉餡水餃,初一早上吃素餡水餃,幾十年了都是這樣,從沒變過。
  後來稍大點了,就開始對鞭炮感興趣了,這時對吃什麼就不是太在意了,天天數買了多少鞭炮、二踢腳、鑽天猴和花筒等各種煙花,一到晚上裝滿滿一兜,點根油繩,一幫小朋友到處放炮,玩得不亦樂乎。
  年三十晚上到初一早晨是放鞭炮的高峯,特別是年三十午夜十二點,到處全是鞭炮聲。初一早上,大多也要放上一掛鞭炮,寓意辭舊迎新,新的一年紅紅火火。十五的花燈節和拌玩以及煙火晚會也是我們非常喜歡的,反正就是哪兒熱鬧就往哪兒湊。那時在礦上每到正月十五,各單位都要做花燈,沿街都掛滿了各式各樣的花燈。每個主要街口放上一兩個大型的燈,比如唐僧師徒四人的人物燈,或者泰山形狀的山水燈,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做了一個大型的嫦娥奔月的燈。在文化宮廣場那裏,文化宮樓頂平台做了個大月亮,用鋼索斜拉着把月亮和下面廣場水池邊上連接固定,又做了一個嫦娥花燈,吊在鋼索上,嫦娥花燈沿着鋼索來回移動,做成嫦娥奔月狀,現在想想當時花了多少心思和工夫做這個大型花燈,不過效果挺好。
  每年花燈節時街道上都是人山人海,不光礦上的人都出來了,周圍村鎮的人也來了不少。之所以這麼吸引人,是因為正月十五晚上除了觀賞花燈,還有兩個經典節目,一個是拌玩表演,一個是煙花晚會。
  拌玩是淄博的傳統習俗,長長的表演隊伍,打頭的是一面大鼓,敲鼓人盛裝打扮一番,咚咚鏘咚咚鏘地敲着鼓點,這決定着整個拌玩隊伍的表演節奏,身後一面大旗,後面跟着一幫敲鑼打鼓的。緊跟着的是玩鐵花的,長鐵鏈子兩頭各一個小鐵籠子,裏面裝着炭火,每人一根舞動起來,火光一道一道閃過,這是打場子的,因為看拌玩沿途的人非常多非常擠,為了讓後面的表演隊伍有足夠的空間,用鐵花來嚇退觀眾,自動閃出一條寬敞的道路。下面主角登場,兩支舞龍隊伍上場,一邊一條龍,中間一個人舉着一個大球,表演二龍戲珠。舞龍難度很大,龍頭和龍尾最累,這兩個位置舞一會就要換人。隊伍中的玩芯子難度也很高,一根鐵桿子舉着,上面站着一個小孩,扮成各種人物。再往後就是劃旱船的,趕小毛驢的……拌玩隊伍圍着礦區表演一圈,然後到礦體育場,兩隻龍燈再盡情舞上一場,拌玩表演就結束了。
  該看煙花了,這時候體育場周圍幾個放煙花用的大炮筒一樣的架子都準備好了,各種煙花陸續在天空中綻放,天空像一個畫板,煙花像五顏六色的油彩,我們仰着頭就像是在欣賞一幅美麗的油畫,伴隨着煙花發出的各種聲音,又像是在欣賞音樂會。煙花表演要持續半個小時,結束後我們都心滿意足的回家休息了。過了十五,看完拌玩和煙花,買的鞭炮也都放光了,年也就算是過了,然後就準備上學了。
  這就是記憶中的年,熱熱鬧鬧的年。作者:白斌

  分享:

相關新聞
 
網絡新聞投稿郵箱: nettx.licaichina.com
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